匆匆匆!催催催!

沪杭车中

匆匆匆!催催催!

相同卷烟,一切片山,几沾云影,

同一鸣和,一长条桥,一支付橹声,

一林松,一丛竹,红叶纷纷:

艳色的旷野,艳色的秋景,

梦幻一般彰着,模糊,消隐,——

催催催!是车轮依然生活?

促老了秋容,催老矣人生!

(写于1923年二月30日。发布于1923年3月10日《小说月报》第14卷第11声泪俱下)

  一卷烟,一切开山,几接触云影,

  一道次,一长长的桥,一开橹声,

  一林松,一丛竹,红叶纷纷:

  艳色的田野,艳色的秋景,

  梦境一般显明,模糊,消隐,──

  催催催!是轮依然生活?

  催老了秋容,催老了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