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王阁诗

​《滕王阁诗》

王勃

年代: 唐 作者: 王勃

  滕王高阁临江渚, 佩玉鸣鸾罢歌舞。
  画栋为飞南浦云, 珠帘暮卷西山雨。
  闲云潭影日悠悠, 物换星移几度成熟。
  阁中帝子今何于? 槛外长江空自流。

滕王高阁临江渚,

  唐高宗上长三年(676),诗人远道去交趾探父,途经洪州(今江西南昌),参与阎都督宴会,即席作《滕王阁序》,序末附这篇凝炼、含蓄的诗句,概括了序的情。第一句开门见山,用朴素苍老的笔法,点起了滕王阁的地形。滕王阁是高祖李渊之子滕王李元婴任洪州还督时所修。故址在今天江西新建西章江门上,下临赣江,可以远望,可以鸟瞰,下文的“南浦”、“西山”、“闲云”、“潭影”和“槛外长江”都自第一词“高阁临江渚”生发出。滕王阁的形势是这般的好,但是如今阁中生谁来游赏呢?想当年建阁的滕王已经坏去,坐在鸾铃马车,挂在琳琅玉佩,来到阁上,举行宴会,那种豪华的阔,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第一句写空间,第二句子写时间,第一词兴致勃勃,第二词意兴阑珊,两片相对而言。诗人运用“随立随扫”的章程,使读者自然产生盛衰无常的感觉。寥寥两词都拿全诗主题包括无余。

玉鸣鸾罢歌舞。

  三四鲜句紧承第二句子,更加发挥。阁既无人游赏,阁内画栋珠帘当然冷落可怜,只有南浦底发话,西山底暴风雨,暮暮朝朝,与它为陪。这点儿句子不但写有滚滚王阁的寂寥,而且打栋飞上了南浦的说,写有了滕王阁的居高,珠帘卷入了西山底大暴雨,写来了滕王阁的临远,情景交融,寄慨遥深。

描绘栋为飞南浦云,

  至此,诗人的作意已尽富含,但表达方法上,还是于隐蔽而尚未沾醒来写透,所以于前边四词用“渚”“舞”“雨”三个比较镇静的足之后,立即转为“悠”“秋”“流”三独老柔和的脚底,利用段和含义及之匹配,在时方面特别强调,加以发挥,与上半首的珍视空间,有所转。“闲云”二许有意无意地和上文的“南浦云”衔接,“潭影”二字故意躲开了“江”字,而将“江”深化也“潭”。云于皇上,潭在地下,一俯一据,还是以形容空间,但连接下去用“日悠悠”三配,就及时将空间转入时间,点起了光阴的老,不是平上半龙,而是经年累月,很当然地大有了青山绿水更换季节,星座转移方位的慨叹,也很自然地回顾了建阁的人数要今安在。这里一“几”一“何”,连续发问,表达了严谨的情怀。最后还要于日转入空间,指出物要换,星要转换,帝子要很去,而槛外的长江,却是一定地东流无尽。“槛”字“江”字回应第一句之高阁临江,神完气足。

珠帘暮卷西山雨。

  这首诗歌一共就发生五十六只字,其中属于空间的有阁、江、栋、帘、云、雨、山、浦、潭影;属于时间的有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熟、今何以,这些词融混在联合,毫无叠床架屋的感觉到。主要的缘由,是她还围绕在一个中心──滕王阁,而个别发挥其过多星拱月的企图。

闲云潭影日悠悠,

  唐诗多用实字(即名词),这跟爱好多为此虚字(尤其是转折词)的宋诗有明显的界别。例如,三四星星词被,除了“飞”字与“卷”字是动词以外,其余十二单字还是实字,但点滴只虚字就将十二只实字一齐带动带活了,唐人的工实字,实而不实,于这可见。

寒来暑往几度成熟。

  另外,诗的终极用对偶尔句法作结,很有风味。一般说来,对偶尔句子多为此来放在中部,起铺排的图。这里用来发了,而且不象两鼓门一样地并列(术语称为扇对),而是同开平合办,采取“侧势”,读者就觉其流,而无清醒其也双,显出了王勃过口的才干。后来杜甫的七言律诗,甚至七言绝句,也经常使用这种手段,如“即由巴峡通过巫峡,便生襄阳朝洛阳”,“口脂面药随恩泽,翠管银罂下太空”,“流连戏蝶时时舞,自当娇莺恰恰啼”等。可见王勃对唐诗发展的震慑。

朝被帝子今安在?

  (沈熙乾)

槛外长江空自流!

章来源: 点击次数: 作者:沈熙乾

创作赏析

唐高宗及首家三年(676),诗人远道去交趾探父,途经洪州(今江西南昌),参与阎都督宴会,即席作《滕王阁序》,序末附这篇凝炼、含蓄的诗文,概括了程序的内容。第一句子开门见山,用朴素苍老的笔法,点发生了滕王阁的地貌。滕王阁是高祖李渊之子滕王李元婴任洪州都督时所构筑。故址在今江西新建西章江门上,下临赣江,可以遥望,可以鸟瞰,下文的“南浦”、“西山”、“闲云”、“潭影”和“槛外长江”都从第一句子“高阁临江渚”生发出。滕王阁的地势是如此的好,但是如今阁中有哪个来游赏呢?想当年建阁的滕王已经不行去,坐正鸾铃马车,挂在琳琅玉佩,来到阁上,举行宴会,那种豪华的场面,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第一句写空间,第二句写时间,第一句兴致勃勃,第二句子意兴阑珊,两少于对比。诗人运用“随立随扫”的计,使读者自然有盛衰无常的感到。寥寥两句都将全诗主题包括无余。

三四简单句子紧承第二词,更加发挥。阁既无人游赏,阁内画栋珠帘当然冷落可怜,只有南浦底云,西山的雨,暮暮朝朝,与她吧陪。这简单句不但写来滚滚王阁的寂寞,而且打栋飞上了南浦之说话,写来了滕王阁的居高,珠帘卷入了西山的暴风雨,写起了滕王阁的临远,情景交融,寄慨遥深。

至此,诗人的作意已尽含,但表达方法上,还是比隐蔽而从未点醒来写透,所以于前头四句用“渚”“舞”“雨”三只比较镇静的脚之后,立即转为“悠”“秋”“流”三个马拉松柔和的足,利用段和意义上的匹配,在日点特别强调,加以发挥,与上半首的垂青空间,有所变动。“闲云”二许有意无意地跟上文的“南浦云”衔接,“潭影”二配故意躲开了“江”字,而将“江”深化也“潭”。云于皇上,潭在地下,一俯一借助,还是于描绘空间,但连下去用“日悠悠”三字,就当下将空间转入时间,点发生了时光的悠长,不是平天少天,而是经年累月,很自然地挺生了景观更换季节,星座转移方位的感慨,也很自然地回忆了建阁的人口而今安当。这里一“几”一“何”,连续发问,表达了紧密的心情。最后又打时间转入空间,指出物要换,星要更换,帝子要稀去,而槛外的长江,却是稳定地东流无尽。“槛”字“江”字回应第一词的高阁临江,神完气足。

顿时首诗一共只有发五十六个字,其中属于空间的有阁、江、栋、帘、云、雨、山、浦、潭影;属于时间之有日悠悠、物换、星移、几度熟、今何于,这些词融混在同步,毫无叠床架屋的痛感。主要的来由,是她都围绕在一个核心──滕王阁,而个别发表其多星拱月的作用。

唐诗多为此实字(即名词),这和喜多为此虚字(尤其是转折词)的宋诗有鲜明的区分。例如,三四点滴句被,除了“飞”字和“卷”字是动词以外,其余十二只字都是实字,但片独虚字就管十二独实字一齐带动带活了,唐人的拿手实字,实而不实,于斯可见。

另外,诗的尾声用对偶尔句法作结,很有特点。一般说来,对偶尔句子多用来在中间,起铺排的用意。这里用来发了结,而且不象两扇门一样地并列(术语称为扇对),而是同样开平同步,采取“侧势”,读者就觉其流,而不清醒其也双双,显出了王勃过口的才能。后来杜甫的七言律诗,甚至七言绝句,也每每使用这种手段,如“即于巴峡过巫峡,便生襄阳向阳洛阳”,“口脂面药随恩泽,翠管银罂下太空”,“流连戏蝶时时舞,自当娇莺恰恰啼”等。可见王勃对唐诗发展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