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九龄

感遇十二首·其一

兰叶情葳蕤,桂华秋皎洁。

唐代:张九龄

欣欣此工作,自尔为佳节。

兰叶春葳蕤,桂华秋皎洁。

欣欣此工作,自尔也佳节。

意料之外林栖者,闻风坐相悦。

草木有原意,何求美人折!

意想不到林栖者,闻风坐相悦。

译文

草木有原意,何求美人折?

春天里的幽兰翠叶纷披,秋天里之桂花皎洁清新。

【注解】:

凡的草木勃勃的肥力,自然顺应了美好的季节。

1、葳蕤:枝叶茂盛而纷披。

孰想到山林隐逸的圣贤,闻到芬芳因要满怀喜悦。

2、坐:因而。

草木散发香气源于天性,怎么会要观赏者攀折呢!

3、本心:天性。

注释

【韵译】:

⑴兰:此指兰草。 葳蕤:枝叶茂盛而纷披

泽兰逢春茂盛芳馨,桂花遇秋皎洁清新。

⑵桂华:桂花,“华”同“花”。

兰桂欣欣生机勃发,春秋自成佳节良辰。

⑶生意:生机勃勃

谁能领会山中隐士,闻香深生仰慕之内容?

⑷自尔:自然地 。佳节:美好的时节

花卉流香原为个性,何求美人采撷扬名。

⑸林栖者:山被隐士

【评析】:

⑹ 坐:因而

其一诗系张九龄遭谗贬谪后所作《感遇》十二篇的冠首。诗借物起兴,自比兰桂,抒发诗人孤芳自赏,气节清高,不告引用的情。

⑺本心:天性

诗歌一样开始用整的偶句,以春兰秋桂对举,点出极其活力和儒雅高洁的特征。三、四句子,写兰桂充满活力却荣而无捧场,不请人懂得之品质。上半首勾勒兰桂,不写人。五、六句以“谁知”急转引出与兰桂同调的山中隐者来。末简单词点出无心与物相竞的情怀。

⑻美人:指林栖者山林高士、隐士

全诗一面表达了赏月从容摆脱的胸怀,另一样冲忧谗惧祸的心绪也隐然可见。诗缘草木照应,旨诣深刻,于咏物背后,寄寓着活哲理。

⑨闻风:闻到香喷喷。

⑩坐:因为。

⑾葳(wei)蕤(rui):枝叶茂盛而纷披。▲


鉴赏

开元(713-741)后期,唐玄宗沉溺声色,奸佞专权,朝政日趋黑暗。为了规劝玄宗励精图治,张九龄现已作《千秋金镜录》一管,专门论述前代表治乱兴亡的历史教训,并拿其当作针对王诞辰的寿礼进献给玄宗。唐玄宗心中不悦,加李林甫的谗谤、排挤,张九龄终于让贬为荆州长史。遭贬后,他既发《感遇十二篇》,运用比兴手法,表现其坚贞清高的风骨,抒发自己遭到排挤的忧愁。此篇为那首先首。

诗平开始,用整的偶句,突出了个别种植崇高的植物——春兰以及秋桂。屈原《九歌·礼魂》中,有“春兰兮秋菊,长无绝兮自古以来”句。张九龄是广东曲江人,其地多桂,即景生情,就地取材,把秋菊换成了秋桂,师古而休泥古。兰桂对举,兰举其叶,桂举其花,这是出于针对偶句的涉,互文因见义,其实是每各兼包花叶,概指全株。兰用葳蕤来写,具有旺盛而兼纷披的意思,“葳蕤”两许点发出兰草迎春勃发,具有极其的精力。桂用皎洁来形容,桂叶深绿,桂花嫩黄,相映之下,自然发出皎明洁净的痛感。“皎洁”两字,精炼简要地点发生了秋桂清雅的特征。

  诗的面前四词说兰、桂这些“草木君子”只要碰到时即会繁荣,生机盎然。兰叶在春风吹拂下“葳蕤”繁茂,桂花在仲秋明月之映射下更露“皎洁”秀丽。春兰秋桂生意勃发,也被季节带来了荣耀,春、秋因兰、桂而成为美好的时。这里既是包含了省吃俭用的唯物史观思想,说明了时势造英雄,英雄壮时势的客观辩证法;也发表了审的贤人志士只有在政治开明的时才会玩自己之才情抱负的考虑,流露了和睦对再次“遇时”的渴望。

  诗的继四句子从春兰秋桂芳香袭人的社会职能来委婉地说明自己履行芳志洁并非为了求人赏识,以获取高名;象春兰秋桂的馥郁一样,它赢得山林隐士的友爱,只是客观效果使就;实际上,兰、桂散发芳香并非故意希求人们来折取它,欣赏她,而是纯出于它们的个性。“谁知”两许对兰桂来说,大起意想不到之外的觉得。美人由于闻到了兰桂的芬香,因而产生了眼红的内容。“坐”,犹深也,殊为。表示羡慕的很。诗从无人至有人,是一个突转,诗情也为的要自波澜。“闻风”二许本于《孟子·尽心篇》,其中说:“圣人百世之师也,伯夷柳下惠是也,故闻伯夷之风吧,顽夫廉,懦夫有决心,闻柳下惠之风者,薄夫敦,鄙夫宽。奋乎百世之上,百世之下闻者莫不兴起为。”张九龄就把立即回中之“闻风”毫不费力地拉来之所以了,用得这般方便,用得这么自然,用得如此要读者毫不觉得他以就此典故,这也是值得一提的。“何求”二配用得斩截有力,它淋漓尽致地以诗人不愿意廉价赢得美名的清高志趣给表现出了。

就篇诗为兰、桂自况,借兰桂之花香比喻自己的高志美德,使人头感觉方便自然,蕴含深厚,耐人寻味。▲



简析

此诗系张九龄遭谗被贬为荆州长史时所发,开元末期,唐玄宗沉溺声色,怠慢政事,宠仁口蜜腹剑的李林甫跟专事逢迎的牛仙客。牛、李结党,把持朝政,排除异己,朝政更加腐败。张九龄对是十分无充满,于是以传统的比兴手法,托物寓意,作《感遇十二篇》。诗人托物言志,以春兰和秋桂的芳洁品质,来比喻自己守正不阿的神圣节操澳门蒲京娱乐;以春兰和秋桂不盖无人采折而失去芬芳美质,来比喻自己之志洁行芳,不请人懂得之神圣情怀。

  诗一开始为此整的偶句,以春兰秋桂对举,点出最为活力和儒雅高洁之特征。三、四词,写兰桂充满活力却荣而未谄媚,不告人领略之品质。上半首形容兰桂,不写人。五、六句以”谁知”急转引出与兰桂同调的山中隐者来。末简单句点出无心与物相竞的心气。

全诗一面表达了休闲从容摆脱的心地,另一样对忧谗惧祸的情绪也隐然可见。诗以草木照应,旨诣深刻,于咏物背后,寄寓在生存哲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