龚炜[wěi]是清初的文化人。他小时候底私塾老师是各类姓。王的先生。龚
炜十秋那年学习对课,王先生发生了个上句被他本着:
   燕语微风日;
  上句是说,在暖洋洋的轻风里,燕子们于喃喃细语。描绘出了千篇一律帧美丽之
春景。这里尚为此了拟人手法,把燕子人格化了,写得异常有情趣。
   龚炜对的下句是:
   莺啼细雨春。
  是说,黄莺在春季的蒙蒙细雨中婉转欢唱。龚炜对的呢是同帧春天底美
景。两句对仗也生工,不单每个词都有限点儿针锋相对,而且声调对得也大工整:
   燕雨微风日 仄仄平平仄 莺啼细雨春 平平仄仄平
  王先生放了,十分高兴,连连称赞他针对得好。可不,十寒暑之有些龚炜能对出
这样的清词丽句,确实无略。
   
   据清·龚炜《巢林笔谈》卷四。

  晏殊[yàn shū]是北宋名的“神童”。他七夏就是能写篇,十四东就
成了有些进士,后来仕一直做到了首相。
  晏殊不单是独大官,还是就老牌的大词人,他的词写得够呛好。后来底
一些老牌文学家、政治家,比如范仲淹、韩琦、欧阳修这些口,全是外的学
生。
  有同样糟糕,晏殊路过杨州,在城里走劳动了,就进大明寺里休息。晏殊进了
庙里,看见墙上写了许多题诗。他特别谢谢兴趣,就找了拿交椅坐下。然后,让
随从吃他念墙上的诗词,可不能念出题诗人的名字跟质。
  晏殊听了片刻,觉得出同等首诗写得那个不错,就咨询:“哪位写的?”随从
回答说:“写诗文的丁受王琪。”晏殊就让人失去探寻这王琪。
  王琪给摸来了,拜见了晏殊。晏殊跟他平姑,挺谈得来,就欣喜地央求他
吃饭。俩人吃完饭,一片及后花园去散步。这会儿正是晚春上,满地都是
落花。一阵小风吹过,花瓣一圆地随风飘舞,好看极了。晏殊看了,猛地
触动了上下一心之心事,不由得对王琪说:“王先生,我每想发出个好词,就形容
在墙上,再刻磨个下句。可发生只句子,我想了几许年,也未曾琢磨出单好下句。”
王琪连忙问:“请家长说说凡是单什么词?”
   晏殊就念了千篇一律词:“无可奈何花落去;”
   王琪听了,马上就说:“您涉及吧不针对只——‘似已相识燕归来?’”
下句的意思是说,天气转暖,燕子又于南部飞返了,这些燕子好像去年见了面。
   晏殊一听,拍手叫好,连声说:“妙,妙,太漂亮了!”
王琪的下句对得真好,跟达到句一样,说的都是青春底山色。拿“燕归来”对“花落去”,又工整又巧妙。用“似已相识”对“无可奈何”也恰好到
   好处。这有限句的调子正好平仄相对,念起来挺和谐好听。
晏殊对当下半句很喜欢,他写过相同首词《浣溪沙》,里边就用上了即副联语:
   一弯新词酒一杯, 去年气象旧亭台。 夕阳西下几时不时转。
   
   无可奈何花落去, 似曾相识燕归来。 小园香径独徘徊。
  这篇词写作者在公园饮酒,看到满载地落花,心里颇可悲。虽说词的情
调不绝强,不过,写得场面交融,艺术上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晏殊太好“无可奈何花落去,似已相识燕归来”这点儿词了,后来客以
一首七言律诗里,又用了马上简单词。这当我国古代诗句作品里,还是不多表现之。
   
   据清·赵翼《檐曝杂记》卷五。

相关文章